一个喜欢IT、爱逛网络、懂点电脑的闲人尔

当前位置   > 壁纸之家 >

图片 家,是共同的方向 父子飞行员奋战春运第一线

发表于:2019-05-28 22:17 作者:dede58.com 来源:dede58.com

家,是共同的方向 父子飞行员奋战春运第一线

  图:左志强(左)和左炀(右)在驾驶舱合影。 江宇华摄。

  民航资源网2019年1月30日消息:春运的序幕已经拉开,随着春节的临近,客流出行的高峰逐渐到来。左志强和左炀父子俩,都是南航广西分公司的飞行员,他们共同坚守在春运保障的第一线,安全运输一批批旅客回家。

  没有父亲陪伴的春节

  左志强,现是南航广西分公司飞行部党总支部书记,也是一名机长教员,从1985年进入空军第二航空飞行学院,今年是他飞行的第35个年头。1998年左志强从空军部队转业,加入南航广西分公司,举家从四川眉山迁至桂林,正式成为了一名民航飞行员。

  在左炀的记忆里,小时候父亲很少在家,没有出席过一次家长会,每次放完寒暑假回校,班里的同学都在分享假期和父母旅游出行的趣事,他却显得有些不高兴。假期中,多的都是妈妈和姐姐的影子,父亲几乎没有时间带他出游。那时的左炀有过不理解,有过抱怨。

  2013年,南航广西分公司正式将总部从桂林迁移至南宁,正式开启南宁、桂林双基地运行。由于两地都有常驻飞行员,左志强作为部门领导,常常需要往返于南宁、桂林两地,有时甚至需要在南宁待上一个月。平时在一地工作,假期回到另一地生活,这是左志强正在演绎着的“双城”生活。进入南航飞行的这些年,二十一个春节,左志强只有一次在家陪伴家人过节。

  图:父子俩领取飞行任务书,查看沿路天气情况。 刘巍 摄

  长大以后,我便成了你

  在左炀小的时候,左志强就常常带着他去军营、去公司里到处转悠,家里摆有飞机模型和飞行技术相关的书籍,周遭都是穿着飞行员制服的人,耳濡目染的环境,挺拔精神的职业形象,那时便在左炀的心里播下一颗小小的种子。一次暑假,妈妈带着左炀回四川,恰巧乘坐了左志强执行的航班。在下降过程中,突然遭遇一股较为强烈的气流,产生剧烈颠簸。许多旅客面露紧张的神色,左炀也有些害怕,紧紧抓住妈妈的手。左志强凭借扎实的操作最终让航班平稳落地,这事更让左炀对于父亲身为飞行员而感到自豪。高二那年他在深思熟虑后向父亲提出:“我也想当一名飞行员。”

  2013年,左炀进入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习,在通过了理论学习,模拟机、本场训练等一系列关卡之后,2016年他以全新的身份再次回到了这座他熟悉的城市,进入南航广西分公司成为一名年轻的飞行员。飞行、培训、考试、参加活动,一名新人该经历的阶段左炀都得完成,他并没有因为父子关系而在工作中获得优待,左志强也常常告诉儿子所在分部的领导:“严格要求,要批评就先批评他”。由于父子二人执飞的航线不同,一人执行完任务回家另一人却出发飞行,这已是常态,在公司碰到的机会比在家里还多。只要相遇,父子俩便喜欢坐下来聊聊,儿子请教困难问题,吸取飞行经验和知识养分;父亲传道受业解惑,给予的是无声的支持和期盼。

  左炀还记得父亲刚从部队转入民航的时候,需要攻克英语这道难关,当时学习条件艰苦,为了能尽快开展飞行工作,父亲睡得晚,起得早,用中文标注学音标、学发音,反复看书背单词,直到现在,父亲还是依旧保持学习的习惯,不断提升自己的飞行理论和技术水平。进入公司后,左炀就立下志愿,要变成像父亲一样优秀的飞行员,两年多来,累计安全飞行1500小时,距离达成自己的志愿,左炀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  图:左志强作为机长正在讲解当天航班飞行的注意事项。 刘巍 摄

  共同飞行保障春运旅客

  1月28日,清晨5:20分,闹铃响起,左炀起床揉了揉双眼;5:50分,面对镜子整理换好着装,他已经做好了出发前的准备。5:55分,左志强敲了敲房门,“左炀,出发了”。根据排班,父子俩执行当日7:55分从南宁飞往福州的CZ3283航班。6:00,父子二人签到并完成酒精检测,确保身体状态适合执行飞行任务;6:05分,领取任务书和飞行资料,了解出发和目的场站的天气情况、航路状况;6:10分在协作室,左志强作为机长讲解飞行中的注意事项做飞行计划准备,检查耳机、登机牌、执照等飞行用具是否齐全;6:35分,机组车准时发车;6:55分,机组人员准时抵达执飞的飞机上。

  “机务记录本签字了吗?”“签了”,“飞机三证一照是否齐全?”“齐全”,“销子空速管套齐全吗?”“齐全”....驾驶舱里,左炀对照检查单,一一回答父亲的问题,做好起飞前的每一项准备工作。入职两年来父子俩共同飞行过三次,相较于第一次飞行,左炀平静中却又有点期待。看着右座上儿子细致的操作和麻利地回答,左志强嘴角不免上扬,“第一次一起飞,左炀距离我的要求太远了”。这两年,他感受到了左炀的成熟和稳重,大到飞行技术、为人处世,小到穿衣戴帽,在很多人认为左炀已经做得不错的地方,他却一直要求左炀还能做得更细、更到位,这就是作为领导和父亲双重身份的严管与厚爱。

  随着年龄的成长和跟随父亲的脚步,左炀开始理解飞行员这个职业的特殊性,开始理解父亲的牺牲。现在的他会说“我爸现在出去执飞航班,即使遇上逢年过节,也和平时一样,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这么多年都习惯了。”2019年春运是他飞行后遇上的第三个春运,小的时候是在家里盼着父亲归来,长大后是能和父亲一同奋战在保障旅客回家的第一线,这是父子俩的骄傲,也是民航精神的一种传承。

  7:35分,乘务长报告:“客齐”。7:55分航班准时起飞。09:33分航班平稳降落福州机场。

荐闻榜

(供稿: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, )

栏目:壁纸之家     

相关阅读

最新文章

本月热点